爱国教育 >爱国访谈

四川广元党史:剑阁农民参加升保起义不能忘却

爱国访谈 | 2021-02-26 22:03:49文章来源:爱国网

笔者和袁安连、袁华峰是1982年开始,从升保起义总指挥张友民的发妻张蒲香、通讯员张明佐、女交通员蒲佐敏、死里逃生的张明焕、剑阁联络站站长高占秀、区苏维埃主席袁体柱、游击队中队长袁文保、剑南边区第二任区委书记袁朝屏等100多名幸存人员处面访、座谈、交流中收集到的第一手资料。剑南两县结合部兴隆场袁家沟一带是一片英雄的土地。以龙尾山为中心方圆四十里地域,是三、四十年代中共剑南边区区委的活动地域。这里的共产党人,带领400多名游击队员和100多名农会会员参加了“升保暴动”(党史称“升保起义”)。

1932年11月25日晚二更时分(农历十月二十八)在张友民、覃文、罗南辉、李泛山领导下,张友民指挥四支游击大队共一万多农民,升保起义暴发。激战至凌晨,升钟区公所被张友民带领的升钟区两支游击队攻下,守敌全部被歼被俘。天刚亮距升钟寺20多华里外的保城区公所被保城区和袁家沟两支游击大队攻下,活捉了伪区长和保安团长。升(钟寺)保(城庙)起义胜利。26日上午,四支游击大队在铁炉寺会师,整编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川北红军支队”。打出了“川北工农红军”的军旗,以大队为单位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土地革命运动。

升保暴动在四个时辰内,攻下了两个区治所,在川北地区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第一枪。在起义队伍中,有一支英勇顽强的金仙区袁家沟游击大队,他们攻占圆柏树,打下保城区,会师铁炉寺,血战瓦旋山,炮轰吴龙骧,打退了敌人数十次进攻,为升保起义作出了重大贡献。

李鸣珂点燃剑南边界的革命星火

1928年6月18日,中共六大召开,周恩来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负责党的组织工作和军事工作。他委派李鸣珂回四川任四川省军委书记,领导四川的武装革命斗争。李鸣珂是南部县河东镇人,中央军事委员会特科队队长、红六军军长,是我党的早期优秀军事指挥员。李鸣珂回南部后联系了南部籍的中共党员李载甫、马安华、王元珍、李蜀俊及阆中的付小荩、孙肇明,建立了中共南部县特支。南部县特支在升钟区和保城区分别建立了升钟支部和保城支部,升钟支部书记张友民(1927年在省团练校入党),保城支部书记宋江元。

这两个支部地处川北山区剑阁、南部、阆中、苍溪、盐亭五县边陲,素有鸡鸣五县之说,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山高林密,沟壑纵横,交通闭塞,是国民党政府和四川军阀的薄弱控制区。这一带的人民饱受国民党的横征暴敛,军阀的强征豪夺,地主豪绅的残酷剥削。处于水深火热的剑南盐一带农民心中孕育着强烈的反抗欲望,是开展游击战争的极好地区。李鸣珂根据中共四川省委、省军委“创建川北苏区,发动升保起义”的决定,把升保起义的重任交给了时任南部县公安局长的张友民全面负责暴动的组织指挥,张友民坚定地接受了这一重任。至此李鸣珂点燃了剑南盐阆苍五县边界结合部的革命星火,这星星之火迅速在山峦起伏的深山老林中蔓延。

南部县地下党组织于1930年初,派出铁鞭乡的地下党员王安俊,到袁家沟一带开展党的工作。建立了第一个五人党小组,梁从德任党小组长,隶属保城支部,这是剑阁县历史上第一个党小组。这五名党员是:梁从德、严友培、袁体福、袁体伟、袁体柱。其后严友培发展了岳父袁登明、内弟袁玉美和“房东”袁耀祥(大户人家)的二媳妇高占秀为中共党员。高占秀为人豪爽,泼辣能干,当时已成家,党组织选择了她家设立了联络站,成立了第二个党小组,严友培任小组长。随后王安俊在南部县张家坡、张家湾(与袁家沟接壤)建立了第三个党小组,王安俊任小组长。以上三个党小组直属升钟区委直接领导。到1930年底共发展党员14人。

1931年春,罗南辉被四川省派到南部县任军委书记,他到升钟寺、袁家沟检查布置工作,传达党的六届三中全会精神后,决定为适应农民运动开展,将袁家沟三个党小组组建成袁家沟党支部。梁从德任支部书记,王安俊任副书记,要求党支部重点抓党的组织发展和游击队员的发展,开始为武装暴动作准备工作。

1932年夏天,罗南辉、张友民到剑南边区检查工作,认为剑、南、盐三县结合部,适宜开展游击战争,在袁家观召开党员大会,决定:为适应农民运动发展,成立了中共剑南边区区委,梁从德任书记,冉从英任副书记,王安俊、严友培、高占秀五人组成区委。下辖桥上支部,书记梁从德;青杠湾支部,书记严友培;张家坡支部,书记王安俊。共有共产党员20人,游击队员400余人,农会会员100多人。

罗南辉、张友民任命袁锡侯担任游击大队长。游击大队下辖四个中队,即桥上中队,中队长袁朝佐;青杠湾中队,中队长袁文保;李家岩中队,中队长梁福德;张家坡中队,中队长张国治。
冉从英在店垭乡冉家坪、冉家山、贾家沟、何家角、涂家坪成立了三个游击队中队,由冉从芝、冉从甫、冉从林三位中队长领导,隶属中共剑南边区区委。

游击大队成立后,游击队员自备大刀、长矛,以作武装斗争之用。游击大队一边积极训练,一边研究打击土豪劣绅、打富济贫、开仓分粮的行动方案。

为了隐蔽身份,游击队员化妆后手持大刀长矛,到南部、盐亭边界,先后冲进双峰白皮山袭击恶霸李甫昌家,将粮、衣物全部分给当地贫苦农民,又冲进四台嘴土豪敬鲁帆家,破仓分粮,救济贫苦农民。游击队人多势众,手持大刀长矛,来势凶猛,先后抄了罐垭的王天银、张家坪的恶霸地主张怀卓的家。剑南边界的豪绅、地主、恶霸惶惶不安,纷纷外出躲藏,把贵重金银藏匿到亲戚家中不敢回家。剑南边界的打富济贫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风起云涌,烽烟滚滚,为升保暴动制造了有利条件。

揭竿而起  参加“升保起义”

由于起义时间被敌人探知,张友民决定将计就计,将起义时间提前至何义普姘妇之子结婚之日举行。1932年11月25日午后,各路起义队伍云集升钟寺外,形成对升钟寺的三层包围。张友民率总指挥部进驻升钟寺东郊白鼎子山二郎庙。天色渐渐黑定,当夜北风呼啸,雪雨绵绵,破旧古老的升钟寺笼罩在一片黑幕之中,唯独区公所内灯火通明,闹闹嚷嚷。团总何义普身穿一件咖啡色花马褂长衫,在正对大门的大厅里来回踱步,等候贵宾。汪治国、罗敏带领50名突击队潜入区署内,与区保卫团中队长杜彦波(内线、中共党员)取得联系。将潜入队员安排到重要位置,敌人全然不知。与此同时,区公所后院区保安团驻地,杜彦波找了个借口将兄弟们的枪支全部集中在枪架上,随后又汇聚到饭堂喝酒划拳。任足才和敬承基按事前的约定,趁机将枪架上的二十多条长枪和十箱子弹运出,从院墙墙头递给了埋伏在墙外的突击队员。二更天张友民的总指挥灯一亮,汪治国一个箭步冲入区署,击毙门岗,打响了升钟寺起义第一枪。霎间寺外埋伏的起义部队一齐呐喊,手持火把,像潮水般涌向升钟寺。枪炮声、军号声、锣鼓声,惊天动地,火光冲天,升钟寺在人海中沸腾。潜伏在区署和宴会厅周围的游击队员拔出手枪,突然现身大喊道“不许动”,击毙保卫团中队长和大队长,寺内敌人大部分被活捉,少数逃遁,顽抗者当场击毙,区公署文书王可跃拒不交出钥匙,当场处决。一举击溃了敌人,缴获了长短枪一百多支,子弹数千发,占领了区公所及有利阵地,打开办公室,抄出文书档案、印章,堆在街当中,当众焚烧了征税、征粮、派丁、派款花名册。除区长赵昌荣、团总何义普趁混乱逃跑外,民团的团总和副团总附文生等顽抗者全部击毙。

升保起义首战告捷,张友民在戏台坝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升钟寺起义胜利了!” 

根据起义总指挥部的命令,金仙场袁家沟游击大队和保城区游击大队负责攻打保城区公所,梁从德、袁锡候、严友培率领袁家沟游击大队,于11月25日午后,分三路向保城庙出发,赶到圆柏树,汇集了400多游击队员和农会会员100多人后,立即将四个游击中队改编为四个连,各连又分别编了排和班,并任命了连、排、班长(袁文保、袁朝佐、梁福德、张国治4名中队长为连长)。共发给了六支步枪、十三支大铁矛和一些子弹。召集班长以上干部开会,部署了起义的路线和有关事项,传达了口令,游击队排以上干部都在胸前挂一红布条以便指挥。上述编队、部署工作完毕后,已是三更。他们根据上级安排,在圆柏树附近的树林里,枕戈待命。26日凌晨,袁家沟游击大队冲向圆柏树场,一举攻下圆柏树,睡梦中的敌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街上已经挤满了拿着大刀、长矛、长枪、短枪的游击队员。四更时分游击队总指挥部联络员张明佐送来总指挥张友民的命令:保城区和金仙区两支游击大队按原定计划攻打保城区公所。金仙场袁家沟游击队员五更时分和郭海峰率领的3000多游击队员汇合后,郭海峰命令两个连队先出发包围区公所,其余队伍聚集在保城庙场口。郭海峰手一挥,一声枪响,呐喊着冲向保城庙场上,一举攻下保城区公所,活捉了伪区长和保安团团总罗腾辉,抄了区公所办公室,烧毁了所有文件、契约、征税清单,砸烂了伪区公所的吊牌。起义军完全控制了保城区公所。清晨,郭海峰、梁从德等召开了群众大会,处决了伪区长,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主席敬长泽、副主席邓长发、土地委员敬立桥,成立农民协会,建立了六个村苏维埃政权。26日上午郭海峰决定留下一个连驻守保城区公所,其余队伍由郭海峰统一指挥安排,由严友培、宋江元带领部分起义队伍和农会会员到附近乡村开展破仓分粮,镇压豪绅地主,开展土地革命斗争。郭海峰、梁从德、袁锡候,率领主力连队3400多人开赴铁炉寺与张友民部会师。三支起义队伍会师后,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川北红军支队”(简称川北工农红军),下辖四个大队。保城区为三大队,袁家沟为四大队,张友民任总指挥,覃文任政委,罗南辉任军事指挥,李泛山负责后勤保障,何芗负责群众工作,蒲香、闵能厚负责宣传工作。正式打出了“川北工农红军”的军旗。27日,指挥部转移到蒙垭整训,随后以大队为单位开赴保城、皂角、向家坝、蒙垭、双峰、柳树、观音、大桥、罐垭、店垭等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

11月29日,起义指挥部命令:梁从德、袁锡侯和郭海峰率领的工农红军战士,迅速撤回到圆柏树瓦旋山(位于保城庙与升钟之间)一带,构筑工事,坚守阵地,准备阻击国民党军队和剑阁吴龙骧的保安团的进攻。

英勇反围剿  血战瓦旋山

升保起义暴发后,革命烈火迅猛燃烧,各地农民纷纷响应。有的组织起来打土豪斗恶霸,有的拿上大刀长矛来参加红军队伍。对此,国民党反动政府十分震惊,调集强大兵力,从四面八方直扑升保地区,围剿川北红军,史称“六县围剿”。

袁家沟游击队大队和保城区游击大队两支川北红军队伍,面对敌人重兵而毫不畏惧。他们互相配合,协同作战,在瓦旋山打退了从罐儿场方向扑来的敌人的三次进攻。其后不久,从保城庙方向来的南部保安团,又向他们发起了进攻。游击队员们居高临下,用擂木、滚石配合步枪,进行猛烈回击。还用铁桶内点鞭炮伪装机枪来吓唬敌人,就这样,又打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被瓦旋山打退的敌人退败时扑向保城区。驻守在保城区的一个连向郭海峰救援。郭海峰率队增援与敌人开展了一天一夜的激战,郭海峰在战斗中牺牲,保城区失守。瓦旋山的红军战士依托高地坚守。为了迷惑敌人,他们卷了几床篾席,外表用墨涂黑,佯装大炮。敌人几次进攻都未占到便宜,又见“大炮”林立,便不敢贸然进攻了。为避免战斗力分散,游击队放弃了圆柏树场,又调回保城区的驻守连队和郭海峰的增援部队,兵力全部集中到瓦旋山。

12月1日(冬月初四)晨,敌人调兵遣将,对瓦旋山进行包围,然后分四路进攻瓦旋山。袁家沟、保城区两支川北红军战士英勇战斗,顽强抵抗,与反动民团激战了一天一夜,打退了敌人十多次进攻,终于守住了阵地。

12月2日,六县驻军和保安团从四面八方向升保地区扑来,各路游击队的联系被截断,敌人直扑鹤鸣观,对川北工农红军总指挥部铁炉寺构成严重威胁,此时的铁炉寺只有一个中队几十号人,情况十分危急。

12月4日(冬月初七),剑阁县长吴龙骧带领保安团从张家嘴直奔瓦旋山,企图夹攻袁家沟、保城区两支川北红军队伍。两支红军队伍兵分两路进行突击,把吴龙骧的队伍打得溃不成军。吴的队伍在溃逃时,又被我游击队一阵火炮轰击,吴坐的轿顶被打掉,惊慌失措,摔掉破轿,拔腿就跑,带着残兵败将,连夜逃回了金仙场。

剑阁保安团被打跑了,但南部和其他几个县的民团又集结起来向游击队围攻,铁炉寺失守,升钟区署被敌人夺回。袁家沟游击大队伤员渐多,游击队中队长川北工农红军连长梁福德在激战中英勇牺牲,敌人还在不断增兵。瓦旋山成了敌人主要进攻的目标,在众兵压境的紧要关头,起义指挥部立刻在治坪寺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决定:“立刻突围,化整为零,分散隐蔽,保存实力”。持续了9天的“升保起义”结束了。

升保起义在川北军阀和六县保安团的血腥镇压下,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武器落后,弹药不足,起义人员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等原因最终失败了。但是,升保起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四川省内暴发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 

升保起义,沉重地打击了军阀地方势力;第一个在川北地区推翻了十多个区乡政府治所,解放了近百万苦难农民;成立了川北第一支工农红军队伍,劳苦大众有了自己的武装;动摇了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大大地鼓舞了革命群众的士气,吸纳和壮大了革命队伍;吸引了南部、剑阁、阆中附近几县伪政府的注意力,牵制了团防兵力对嘉陵江的防御,为红军强渡嘉陵江创造了有利条件,为红四方面军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升保起义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四川省内发生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唤起了人民群众的觉醒,在四川革命斗争史上谱写了一曲惊天动地的英雄颂歌。

升保起义不能忘却。革命先烈在国家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挥戈上阵举行起义的英雄壮举,面对敌人血腥镇压和屠杀,为国捐躯的献身精神,是剑南人民阔步新征程的强大精神动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谱写更加辉煌的历史篇章。  

(来源/《剑阁县党史资料》1986年6月地下党专辑;《升保起义  光耀千秋》原长岭乡党书记梁青荣1984年12月在升钟起义52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剑南风云》袁安太 编著。)

图片提供 / 赵德智

42人点赞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将本文章分享到发朋友圈。

校园风光换一批

没有内容